中超

九阳剑圣三百零三章去会独孤凤舞秦淮玉

2019-11-20 03:07: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阳剑圣 三百零三章:去会独孤凤舞,秦淮玉!

阳顶天和东方冰凌,一人一骑南下。

一开始是东方冰凌带着阳顶天硬生生用玄气飞了几百里,待到了一个半人族的聚集地之后,两人弄来了两匹坐骑,飞驰南下。

阳顶天依旧穿着祭师长袍,并且给东方冰凌一身白色的女祭师长袍。在东离草原,用人脸的面孔行走终究会有些麻烦的。

“东方冰凌,秦淮玉勾结邪魔道设下陷阱要杀你,你回去之后准备怎么做?”阳顶天问道。

“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东方冰凌道。

这个答案让阳顶天微微一惊,东方冰凌何等高傲,完是眼睛里面容不得沙子的。这次秦淮玉设下如此大的圈套要杀她这个天道盟的未来领袖,这完是天大的罪过。东方冰凌竟然说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太让人惊讶了。

而且,东方冰凌并非没有能力惩处西北秦城。秦万仇尽管权势滔天,但是在天道盟中,东方冰凌的地位还是非常高的,甚至比秦万仇还要高。尽管她现在还不是阴阳宗主,但是天下几乎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阴阳宗主。

此时天道盟中唯一能够制衡东方冰凌的就只有祝青主了,但是祝青主对东方冰凌一直都有大的企图,所以在天道盟中一直都完支持东方冰凌。

此时的东方冰凌,在天道盟中的地位是数一数二的。前段时间,东方冰凌踏上西北大陆,秦万仇是亲自去海边迎接的,而且是下属之礼迎接的。至于秦淮玉在东方冰凌面前,姿态摆得就低了,完是比谦卑的。谁又想到。这对父子竟然设下这滔天陷阱,要致东方冰凌于死地。

偏偏东方冰凌如此厉害的人,现在竟然说当着这件事情没有发生。

“我现在还不是秦万仇的对手,但是几年之后,秦万仇便不是我的对手,到时候。我去杀尽西北秦家族便是,何必争一时之气。”东方冰凌淡淡道。

这话,真的完是霸气冲天啊,阳顶天不由得心中拜服。

“那阳顶天呢?你准备怎么对他?”阳顶天忍不住问道。

这话问出,东方冰凌转过脸望过来,只是盯着阳顶天的面孔(当然,此时阳顶天依旧是沈浪的面孔)。

“好,当我没问。”阳顶天道。

“他?等到这次云霄城主之位大绝武胜出再说吧。”东方冰凌淡淡道:“这人天赋不错,但喜欢故弄玄虚。不能脚踏实地,这次城主之位大决武只怕凶多吉少了。”

听了东方冰凌对自己的评价,阳顶天内心不由得讪讪然。

接着,东方冰凌皱眉道:“我瞧不起他的就是假冒隐宗传人狐假虎威。”

“为何?”阳顶天道:“他这也是被逼奈啊?”

“哼……”东方冰凌道:“我反感的不是他假冒名去骗取秘籍,我没有那么迂腐。我反感的是,他在假冒隐宗传人的时候本身就是一种自我矮化,把隐宗传人摆在一个很高的位置上。人要做的就只有自己,不需要仰望任何人。”

这话一出。阳顶天不由得诧异。没有想到,东方冰凌竟然是从这个角度去思考问题的。而且。从言语中,他完没有听出东方冰凌对隐宗有任何敬意。

“别用这种眼光看我,隐宗虽然是天道盟的真正领袖,但是我一贯来都非常反感。”东方冰凌道:“我讨厌一切装腔作势故弄玄虚的东西,要么是坦白地在世人面前,掌控天道盟。要么彻底归隐。不问任何事情。现在这样欲擒故纵的,遮遮掩掩的,装着淡泊避世,却又始终掌握了天道盟的高权力。这算什么?婊子立牌坊吗?”

这话一出,阳顶天还真的有些被吓到了。在天道盟中。隐宗是绝对正确,绝对正义的,是神一样的地位,是救世主,是不能被否定的。现在,东方冰凌不但否定了,而且还直截了当地斥责,阳顶天真的从来没有听过。

不过,听她这样说隐宗,阳顶天竟然觉得隐隐有些痛。

“隐宗,哼哼……”然后,东方冰凌又一阵冷笑。

……

就这样,一路来阳顶天和东方冰凌并骑南下。

八千里路,不到七天就差不多已经跑完了。这一路上,并没有出现冷漠相对的情形。

东方冰凌仿佛已经将沈浪当成了一个知心的好友,在他面前几乎完不掩饰,两个人竟然聊得非常默契。

甚至,在很多事情的看法上,两个人都非常一致。

阳顶天越发了解到,东方冰凌完是一个极度高傲的理想主义者。因为绝顶的天赋,使得他几乎目空一切,仿佛瞧不起任何人。

但实际上,真正和她交往之后

。发现,她竟然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

她不屑说假话,而且不会刺探你的任何**。而且,可以完相信她的人品,不管再隐秘的事情,都可以放心地告诉她,她甚至比绝大多数男人都要坦坦荡荡。

当然,阳顶天并不是忘记了对她的仇恨。

当日的仇恨,尤其是西门涯的涅灭,阳顶天是一定要讨回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此时阳顶天对她的欣赏和钦佩,因为有些事情让你钦佩的人,反而是你的敌人。

现在,东方冰凌在阳顶天心中深的一根刺就是西门涯。

西门涯对阳顶天恩重如山,虽然他是折在祝青主手中,但是东方冰凌也要负上巨大的。阳顶天当日被她追杀折辱,那是他认识不足,自取其辱。但是西门涯一事,东方冰凌完不可原谅。

“东方冰凌,我问你一事。”阳顶天道。

“何事?”东方冰凌道。

“当日,因为你带人追杀阳顶天,导致西门涯的涅灭,你后悔吗?”阳顶天道:“你可知道,若不是提前涅灭。多十年内,他就是天下第一。”

东方冰凌陷入了沉默,良久之后道:“天下诸人,我皆不放在眼中。唯独西门涯例外,不管是意志,还是心胸。甚至手段,他都在我父亲之上。”

说到这里,阳顶天终于听到了东方冰凌稍稍有些软意。

但是紧接着,东方冰凌道:“但是,我要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西门涯也不例外。而且此人之事,我现在都没看清楚,反正没有那么简单。”

“什么意思?”阳顶天问道。

“总之,我东方冰凌做过的任何事情。都绝不后悔。让我死可以,但让我后悔屈服,绝不可能。”东方冰凌斩钉截铁道。

接下来,两个人都沉默下来。

因为,对东方冰凌后的那些话,阳顶天心中很不高兴。而东方冰凌则完不在意阳顶天的不高兴,还有阳顶天若开口,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开口和阳顶天说话的。

就这样。后一天,两人完沉默语。奔驰赶路。

……

第七天,阳顶天和东方冰凌就到达了狐人族的领地。

他和东方冰凌是准备离开东离草原回人类大陆的,但是狐人族长逐日贝拉吩咐过,不管阳顶天是否救醒了东方冰凌,在回人类大陆的时候,都去狐人族一趟。

阳顶天和东方冰凌穿着祭师长袍。直接进入了狐人族的那贝拉城门,直接就要去逐日贝拉的城堡,他不准备停留,道别一下就准备离开。

但是,在他刚刚进入城门之后。一群狐人族骑兵就迎了上来,道:“请问,是不是纳鲁大师?”

“我是。”阳顶天道。

“拜见纳鲁大师。”那个骑兵首领直接跪下。

起身之后,拿出一颗晶石,猛地捏爆。

“轰……”顿时,一道红光直接冲上天空几百米,仿佛焰火一般。

阳顶天一愕道:“这算是什么意思?”

“这是族长的命令,只要您一出现,我们立刻用的速度通知他。”那个骑兵首领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阳顶天道。

“香香公主失踪了。”那个骑兵首领道。

香香失踪了?阳顶天顿时大惊,然后立刻加了速度,朝逐日贝拉的城堡冲去。

后面的那队骑兵飞地跟了上来。

阳顶天飞奔驰,但在距离族长城堡还有十几里的时候,便见到了狐人族长逐日贝拉。

此时的逐日贝拉,已经完恢复了英姿,只不过神情中带着焦躁和担忧。此人智慧而又正直,不大会掩饰自己的情绪。

他的身后,跟着十几名狐人族的高手。

见到阳顶天之后,逐日贝拉第一句话便道:“纳鲁先生,调转马头,立刻走。”

阳顶天一愕,然后赶紧调转了方向,道:“族长,已经有香香的下落了吗?我们这就去营救。”

“不,不是去救香香,你立刻走,立刻离开东离草原。”逐日贝拉道:“我们一行人护送你离开。”

接着,逐日贝拉见到了阳顶天旁边的东方冰凌,知道阳顶天果然救醒了她,顿时他朝东方冰凌点了点头,表示招呼。

东方冰凌也点头致意。

听到逐日贝拉竟然不是去救香香,而是让他阳顶天立刻走,而且亲自带了这么多高手来护送自己离开。阳顶天不由得一愕,道:“族长阁下,你不去救香香,为何却要我立刻离开。”

逐日贝拉道:“他们抓走香香,目的就是为了你。他们要杀你,还有你身边的这位小姐。”

接着,逐日贝拉递过来一封信,上面写道:“灭绝师兄,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前日,先生说要前往日月湖畔寒舍一叙,尹天冲每日仰首相望,等待玉趾驾临。谁知左等右等都不曾见到师兄尊容,思念之心渐浓。恰巧遇到香香公主来寒舍做客,于是斗胆邀请师兄前来做客,尤其带着身边昏迷玉人一同来,或许尹天冲有解救之法,尹天冲定扫榻相迎!做客几日后,尹天冲一定恭送师兄和香香公主离去。”

这封信,言语中非常客气,但意思却非常**。

那就是,尹天冲(格鲁祭师)抓走了香香公主,让阳顶天带着东方冰凌去交换。

见阳顶天看完信后,逐日贝拉道:“很显然,尹天冲已经认出了你和东方小姐的身份。而且知道东方小姐昏迷不醒,所以一定要致她于死地,所以抓走了香香要挟。而且,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一定会倾尽力杀你们二人,情况十万火急,你赶紧走,我们送你离开。”

“不行,那香香呢?”阳顶天道:“我和您一起去日月湖,救出香香。”

“不行,那是自投罗。”逐日贝拉道:“尹天冲宗师级强者,修为强过于我。而且独孤凤舞、秦淮玉等人说不定也在,甚至还有其他圣教高手,你若前往,必定有去回。”

“独孤凤舞也在?秦淮玉也在?”东方冰凌接口道。

“应该是。”逐日贝拉道:“邪魔道已经在东离草原布局了。”

东方冰凌目光一寒道:“我原本准备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但他们现在竟然还在东离草原?走,去日月湖。去杀秦淮玉,杀独孤凤舞!”

说罢,东方冰凌一马当先,直接朝南方冲去。

逐日贝拉赶紧追了上来,朝阳顶天道:“沈先生,不能去!”

阳顶天道:“可以去。东方冰凌,也是宗师级强者。我不信两个宗师级强者,还拿不下一个日月湖。秦淮玉和独孤凤舞竟然还没有离开,那正好,账旧账一起算算!”

听到阳顶天的话后,逐日贝拉顿时充满惊诧地朝东方冰凌的背影望去,惊道:“她几岁了?竟然便是宗师级强者。”

“二十一岁!”阳顶天稍稍苦笑道。

逐日贝拉顿时震撼咂舌,二十一岁的宗师级强者,真是的前古人,甚至是后来者了。至少,这个记录阳顶天是破不了了。

“那三年半以后的比武,你想要战胜她,就实在太难了。”逐日贝拉道。

“是啊,难如登天。”阳顶天道:“不过就算比登天还难,我也要试试。”

逐日贝拉道:“你们如同敌寇,她竟然与你一路同行?”

阳顶天道:“她还不知道我是阳顶天,或者她完不在意我究竟是谁。”

就这样,东方冰凌一马当先,阳顶天一行人朝几百里外的日月湖飞驰而去。

独孤妖女,秦淮玉!

我这便来会会你,算算总账!未完待续。。

p:拜求月票啊!!

上海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强
昆明检查妇科病费用
运城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连云港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东宁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