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比尔盖茨唔芣像乔布斯哪么爱留遗产比尔盖茨

2019-10-08 21:06: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比尔盖茨:我不像乔布斯那么爱留遗产|比尔盖茨|博鳌_新浪财经_新浪

盖茨笑着说大家能记住我,我就很高兴了。他认为45岁以后就不再适合担任CEO了,现在他与妻子共同经营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这是他现在最钟爱的事情。

对于中国友的提问“我该如何做才能超越你?”,盖茨认为成功的人首先要非常坚信于自己做的事情。他提到当初自己做计算机图文界面,当时的专家认为这样的界面太傻而且反应太慢了。不过盖茨当时说这只是微软1.0,后面还有陆陆续续更多的更新和优化。

我两个礼拜之前在百度贴吧上贴了一条信息,在百度贴吧收集了500多条问题,我代表贴主们请问两位,首先问Bill Gates先生一个问题,有一个人是这样说的“我是一个年轻人,希望超越你成为世界上最为富有的人,我需要有什么样具体的资质?您给我什么样的建议?”

Bill Gates: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只要脚踏实地去做一切都会慢慢就位,很多的成功是经验的,但是并不是那么超越预期,我们也知道会有风险,但是我相信会达到那样的目标。

Bill Gates:成功的人是非常坚信自己所做的事情的,曾经参与国这样一个讨论,当时有七十多个人,他们讲到计算机的图文界面,当时的图文界面真的是太慢了,写软件也非常差,当时是Win1.1版本,当时专家们说这太慢了,这样的计算机实在太傻了。我说没关系,你看到的只是Win1.1,之后它的发展会很好的。其中有一个人说“Bill好像说的部队,但是Bill Gates先生似乎比我们每一个人工作的都努力,他这么努力,即使他现在是错的,总有一天他也会把错的纠正对的。”有时当我们非常努力的时候甚至会改变这一路走来的方向。记得那时候也没有什么星期天,也没有什么假期,我就把曾经有错误的非常快速的失掉了,从错调整到正,并且在正方向的速度上发展的更快。最开始我们是想做一个单一产品的公司,并且销售做本土的,但是发展过来我们越来越多的想到是要把这个作为一种多产品的公司,并且能够在全球进行推广,惠及全球的人民,现在我们看到JAVA语言已经成为最基本的语言之一了。所以这是一个今天的微软曾经起源的一个最基本的概念。当时我没想到的是更加具有普惠意义的软件,而不是某一个具体的专业适用于小众的软件。这就是从最开始的几个字节的概念发展到重量级别的公司。

Elon Musk:我不怕失败,预期到失败,我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只有10%的成功率就去做吧,特斯拉的很多工作都是这样,做过的很多努力其实最初都是蛮辛酸的。最高的风险回报率是多高,当时列的这个清单最底下的都是失败的风险,完全都是失败的坟墓,也就是成功是建立在这些失败的坟墓基础上的。最初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预期,2008年的时候我们还想过特斯拉的太阳能技术,有很多的设想,提出了很多问题,最后针对这些问题进行解决,像我们的SolarCity以及太阳能驱动车辆方面的考虑,有众多的假设,在最开始推动特斯拉电动汽车发展的时候也曾经经历过非常多的困难,当时有很多的人讲说一般汽车公司都是傻子,做电动汽车的公司是傻子中的傻子,我们并没有放弃,依然进行很多尝试。有一些伟大的计划,尽管在做计划,但我们并不在上面附加期望。

Elon Musk:从生活上来说着当然不是好的生活方式,但是我必须这么做。我在运营特斯拉,但是像SolarCity我并没有亲历亲为很多事情,可能一个月会去处理一下,但是特斯拉这边的事情基本上是每一天,我说的是每一天,周末也在做。

Elon Musk:我们团队的人都很聪明、很有才,只要我在大家觉得是比较舒服的,所以也没有太多的去关注细节。但是我会参与大家的工作,参与团队的工作。我觉得同时去运作两个公司对于我个人来说很有挑战。但是我需要对两个公司负责,所以我必须全情投入。

Elon Musk:实际上我觉得这是不正确的一个比喻,我并不认为我就是火星人,数据智能的风险并不是说超人类,并不会说就是超出人类的想象,我觉得更合适的比喻,比如说军火,释放能量是很容易的过程,控制住是很难的,关键的重点对于我们来说就是离子的安全性,我们应该推动人工智能的安全性,也许是好的、也许是不好的,也许会带来灾难,还有可能带来核的崩溃,所以安全是需要被重视的,我并不说是反对人工智能的进步,我认为我们应该特别小心,可能需要更多的时间发展人工智能。我们这个方向是对的,但是我们不能操之过急,不要进入到我们未知的领域。

Bill Gates:中国现在希望做更多的投入进入基础科学

,包括医学等等,习近平主席谈到了创新的重要性,中国可以做出很多贡献。但是跟政府之间的创新关系一定要讲清楚,比如日本当时他们选择具体的方法和目标

,比如包括一个代际项目要花很长的时间来做。80年代的时候当时说日本人比我们做的更好,比如说电视等其它方面做的都比我们好,当时对美国来说我们非常的前辈,当时这些大学分散于各地,没有一个规划,但是80年代的时候我们很多工作包括PC和因特的进步都是由这些不同的公司来推动的,或者是由大学来资助的项目做的

,政府可以在海军等方面来推动技术的进步,比如说曼哈顿计划它是行之有效的,当时做了一些计算机的项目和工程,做了很多的方法,包括推动数据和机器人方面的一些挑战,所以我并不推荐大家来学习日本的方式。看一下美国的方式反而是最好的。

Elon Musk:我同意Bill所说的,建立一个环境很重要,以此推动创新的发展。就像达尔文演化论这种方式,在高级别的政府层级决定那个技术来发展实际上并不一定成功,可能政府选择的技术不一定是真正好的技术,但是高层级的对于创新的支持是很重要的。如果失败的话它的惩罚率是很低的,你不希望说它不成功或者失败了就要惩罚它,很多的创始人虽然变得很成功,但之前经历了很多失败,他们能够很快重整旗鼓加入到其它的公司,这是一种很好的技术知识的再生。所以这是很关键的一点。如果你想支持创新和新技术的发展的话,但是并没有确定的路线,没有真正的所谓的活力,没有一个必定成功的必然之路。

Bill Gates:在我创立微软的时候IBM当时是行业的老大,1981年微软为IBM提供了相关的芯片,我们从当时的老大身上学到了很多,从英特尔那里学到了很多,其实他的脾气不太好。这种合作伙伴的关系其实挺有挑战性的,没有看起来那么好,看上去很美,其实有非常多的发脾气的事情。还有乔布斯先生真的是一个非常伟大的人物,他在工程级别的产品上做的非常好,他本身并不是学工程学,他非常擅长选人做他想要的产品,不管是软件还是芯片他选的过程中都会使产品越来越美,他组建团队、组建产品,把所有这些碎片拼凑在一起的技能太高了。从…学到很多,他不是疯狂的计算机的人士,但是他对于商业的理念和洞察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要更加深刻。还有一些日本的消费者,1980年代日本的消费群体非常强调质量,微软40%的销售是在日本实现的,这种销售比例持续了五年,日本的消费者也改变了我们做事情的方式,所以对我们来说是革命性的推动。

Bill Gates:在慈善领域了,当时已经在做慈善了,做慈善的过程中见到了如此之多的企业家,他们来自不同的行业和领域,我刚开始做微软的时候,人家说你是企业家、是创业者,我说什么是创业者,我是一个做软件的。什么叫创业者?要做创业者是不是得开个理发店尝试一下下海是什么感觉,12岁的时候已经在写软件了,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写软件。我发现一旦写软件我就是成功的,从11岁到17岁只要写软件就会成功,既然这么擅长写软件就建立一个写软件的公司吧。后来人家说你得雇人,还得解雇人,人家还跟我讲你得做预算、卖东西、做帐,慢慢这些东西一点一点学起来的。最开始写软件是给自己的,想让这个软件更有力量,后来才开始写合同,最开始只是写软件的。其实一切只是源于对于软件的梦想,我最开始是没有所谓监理公司的梦想。

Bill Gates:像马斯克先生,Facebook的创始人真的很不错,我经常有后浪推前浪的感觉,尤其是他们的东西怎么做,什么样的东西是奏效的,我们那个年代就是白纸一样,我现在去的会基本都是我们这一代的人,很多二十、三十多岁的人有越来越多不同的趋势,像马斯克先生,只要参会见到他他基本都是最年轻的,但并不是像过去那样新人向老人学,很多都是老人向新人学,比如说乔布斯先生,他有他疯狂的地方,我有我疯狂的地方,不是积极意义上的疯狂。

李彦宏:我个人对于人的性格上的东西并不如对软件或工程上的东西那么熟悉或专长,我更喜欢听工程的会议,比如说你这个软件现在不做的话就迟了,这个地方不再改进就迟了,这似乎是我更擅长的地方。的确会有一些外部的、内部的各种各样的因素使得我们这一代企业者不断地自信,并且改变自己的策略。我也听到一些微辞,比如说微软需要那些地方调整,我也看到一路走来很多其它和我们一起成长的公司,他们有很好的技术和很好的人,但是并没有使得他们免受于市场浪潮的冲击,依然在各种各样的市场浪潮中完全失去了生命,有一些公司他们真的没有办法应对市场的挑战,并不是说它就是不好的。

Bill Gates:Steve和我不同,我不像他那么爱财产,反正我没有从微软拿太多的资产走。人们也问说乔布斯先生活着的话会不会不要那么多的东西呢,是不是会更加温柔一点,可能人们对于我没有这样的想法,我对周围的人没有那么严厉,我只是对自己比较严厉。去学校的时候人们说我是数学天才,去哈佛的时候80多个人他们都是数学很好的,其中有79个都不是真正的数学好,尽管他们并不是像声称的数学那么好,但依然成为了纽约着名的律师等等。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我和其它的八十个人有不同,但这依然是可以一个有兴趣的事情。

Elon Musk:优秀的人都是一样的。我们彼此之间有非常多的平行点,大概十岁的时候我也开始写软件了,大部分也非常成功,我也爱打游戏,我也写软件把软件卖出去,通过卖软件的钱再买更好的计算机,我就想有一天我也要做相关的工作,使得我不用从他人那里买计算机。但是并没有没有期望说通过这个公司就能建设伟大的公司,并不是说想做企业家、想做有钱人,而是想说做什么有用的事情,有用的事情才能使得大家跟着你一路去做,做的越来越好,如果你真的能够创造有用的东西钱自然会来了,这是恰当的经济运行的方式,总是有更好的产品、更好的服务,你觉得这个东西你喜欢其它的人也会喜欢的话,既然是这么伟大的东西,自然而然的就会奉献自己的时间、生命、精力。

Elon Musk:人和人的生命曲线都是很不同的,每个人的成长路径都是不同的,在座的每个人都是不同的,我的方向可能会有些不同,开始是做软件,突然有一天看到了太阳能光板的利用还不是像我想象的那么充分,电动汽车还没有得到极大的推动,我觉得这是很好的事情,我就用我的专长和已经有的资本推动这个事情的发展,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还得学学如何做硬件才能把这个工作做好,之前我没有见过CNC的机器或碳纤维的板,并不是学这个出身的,但是读读书然后跟这个方面的专家学一学可以学的很快,人们总是有自我的局限,这个局限是你有多大的意愿和能力去学习,读书就是很好的教育,是冲破这个局限的很好的方法。我觉得读书要比谈话更好,有时间跟人家闲聊的话还不如读读书,尤其是读书我现在的速度基本上是一目千行,再发展下去可以一目万行了,我在大学的时候就很爱读书,但是在大学的时候我基本上都不读教科书,我读的都是其它方面的书。

Elon Musk:我是做技术的人,我更加倾向于技术立国,我同意美国的律师太多,我觉得我们有更多的工程师,我们的律师实际上太多了,所以我是支持技术官僚或技术立国的方式,我希望有更多的议员是更了解科技的。

Bill Gates:我觉得我是比较幸运的,我跟李光耀一起共进晚餐过几次,他会把西方制度的一些想法,那一些部分可能是比较适用、比较好,可能那些部分他是不同意的,因为在西方系统当中,在这些富国都是按照西方的模式来运行下去的,但是他会进行一些改变,这是一个很大的贡献,在新加坡这个花园城市国家你可以做一些比如说高薪,但是到了其它地方规模一放大就不行了,但是它做的非常好,民主、专长,在这两个之间达到了平衡,在其它地方没有实现,比如说当权人士不行的话就要把他踢出去,如何获得新的人?还有市场因素,如何获得市场的优势,现在看来,我们现在有很复杂的问题,比如说在美国有一些医疗系统有很大的问题,造价高昂,我们现在还没有就这个系统不同的动态进行探讨,为什么跟其它国家的情况不一样,政府面临非常复杂的问题,中国政府不一样的事就是有很多的科学家和学理工科的是当政府官员,如果很多技术在有一些进行实验,成功以后扩大规模来做。中国政府官员更像是学习政策的人,而不是像英国的议会一样互相吵架,一定要政变谁对谁错,而是进行一些实验。如果在国会里说先试一下你的想法,这可不是我们美国在选举当中进行的对话,这是正在进行的一个工作。有些人认为美国的一些形式其它国家可以直接模仿,比如说是其中的一些方面进行模仿,现在有120多个国家都是不一样的,特别是在自定区方面。

Bill Gates:我觉得中国的创新以高速的速度发展,政府可能就科学技术的发展当中也获得很多的益处,在媒体方面中国开始进行改变,在媒体企业方面或者行业方面这种发展可能稍微有一点滞后,如何将能源更加有效,政府政策做出很大举措,有一个公司是利用核能源的,而中国是在推动核代际技术突破的重要合作伙伴,在60年代的时候中国希望前进,当时的情况没有办法让你们更好的实现。美国对现状比较满意,如果想建楼需要得到审批的话,可能会被不批评,有一些负面作用,但是有很大的好处。核技术方面的突破很有可能是从中国出现,中国特别倾向于做这种大项目,五六十年代的时候美国也是这样,七十年代日本开始这样的方式,韩国紧随其后,这种大的工程方面的偏向对世界是好事。

Elon Musk:我觉得到时候机场肯定会更近,五十年之后交通会有更大的发展。在民航方面的发展是一种渐进式的进步,在交通方面是一步一步的,包括机场的治理,所以希望看到超音速的技术有很大的发展,在交通方面提高它的标准,而且不需要大的高速公路,而是一个非常安静的高速公路,不会影响到附近的人们。开会,或许是为了感情方面的联系让人们更靠近彼此,到时候有一种传感器,感觉你虚拟的在那里,听起来不像是人类的活动。

Elon Musk:这是一个很大的工业基础,需要很长的时间,现在公路上有二十亿辆车,汽车工业的产能每年一亿辆,所以是需要很长的时间进行转型,因为汽车工业的基础太大了,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虽然现在的技术发展非常之快。第一个,无人驾驶车大规模的产量出现的话,如果技术成型可能五年之后就有无人驾驶车的生产,但是成为主流需要有了法规的支持。

Elon Musk:对,有了技术还得有监管保证无人驾驶车的安全,先进行无人驾驶的模式,要比较一下这种无人驾驶和有人驾驶之间的区别,进行一些比照,是不是无人驾驶比有人驾驶更安全,二到三年之后这个技术是不是就能成型,从监管批准来说至少需要更多时间。

Bi负面和不好的效应,但是中国也会有一些规则,我希望几年以后有一些国家和辖区开始推动这样的项目直接进行试点,就可以解决现存的问题。

Bill Gates:像Uber允许进入到中国,实际上就是更好的利用人力资源提供出租车服务或者是打车服务,用Uber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利用这种理念和机制,资源可以用于不同的方式,这个效率是很高的。我们后来就有了数字化的模式,然后加以推动,还有一些相应的职能功能摩擦更小了,包括生产资料和人力资源的使用更加有效。

Elon Musk:我们也不会认为是对手,我们其实就是一个制造商,谁买都没有关系,谁开都没有关系,以后会更加属于独立型的、无人驾驶型的。说到工业基础的转型不会是一日之间发生的,是慢慢发生的过程,因为不可能在现有的每年一亿辆车的产能基础上突然一下子改变,不然的话很多人将会失业,而且也不可能说很多人突然要开新的车。当然很多事情将会逐渐地变成减少对人的依赖,对于我们的环境也会更好。

社群新零售
微商城提现怎么进入
微信怎么开通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