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最冤柴大爷7z

2019-10-08 03:15: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最冤柴大爷

胡大爷其实姓柴,到了《万物生长》片尾,我们突然发现这一点。胡大爷是韩庚和他的医大同学们的舍监,乐呵呵里带点小狡猾,隔三差五捉个奸、没收个吹风机什么的,但底色温柔。韩庚写武侠小说赚外快,胡大爷是忠实读者,读完了,还不忘送上热气腾腾的鼓励。胡大爷可能是整部电影里最可爱的人;我们的记忆里,也许也藏着那么一两个胡大爷胡大妈。可是

,毕业五年后的韩庚去参加胡大爷的葬礼,殡仪馆的条幅上赫然写着:“柴胡同志”。

胡大爷原来是柴大爷牛皮癣恶化原因,这一点,究竟是影片的漏洞,还是导演有意为之,我竟有些举棋不定。因为,出于过度诠释的坏习惯,似乎也可以以为

,搞错大爷的姓氏,是为了贴合电影“断片式”的镜头语言和叙事风格。影片将许多片断性的故事堆叠起来:考试了,作弊了

,艳遇了,拉肚子了,怀孕了,以为怀孕了,回忆了,劈腿了

,蹦极了,掐起来了,失恋了,斗殴了,喝多了,野合了

,坐牢了,毕业了,等等等等。这一连串的关键词,在观影结束以后,会胖人谈胖人被零星地想起,不过,它们究竟谁在先谁在后,却有些悬疑。情节排列灵活性挺强,重新剪剪,恐怕能成一部新片。配乐上花了功夫,有时候,我更愿意把《万物生长》当作一个豪华版的MTV来欣赏,因为,作为一部剧情片来说,它实在太把情感铺垫和逻辑建设不当回事了。

这部电影给我们留下很多不明觉厉、细思极恐的碎片:胡大爷姓柴,初恋女友高中毕业就被某处长带走了,90年代的医科大学生靠土法避孕,当然,最让人不能理解的是动不动就杀出来的哭喊吼闹、要死要活。迫害妄想症和自恋情结屡试不爽地再度成为硬币的两面。此前,导演李玉虽然不见得获得了现实主义的成功,好歹还维持着现实主义的身段;但这一回,她好像不战而败,直接投靠了小题大做和虚张声势

,大肆堆砌言情桥段,提着盛满荷尔蒙的水桶,见你一次泼你一身。

《万物生长》是个好题目,不过电影只还要抽空跟兄弟们喝酒吹牛,对着大奔屁股撒尿。人物基本没有心理活动,一切付诸剧烈的肢体行为;然而我们看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那么激动,屁大点的事,至于么?《万物生长》是一部只有“横向”,没有“纵深”的作品:“万物”在生活的表面堆积如山,却始终看不到“生长”。

哪些线上教育类微商城
有赞微商城平台登录
怎么进入微信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