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七界战仙 第三百三十七章 扣人

2020-01-17 00:34: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七界战仙 第三百三十七章 扣人

仅仅瞬间,整片天都被淹没,放眼看去,全部都是炫目的金光,尤其是虚空沉沉浮浮的神武战甲,散发一股举世无敌的气势。请大家看最全!

光是外围观战的人都能感受到一股几乎要摧毁肉躯的压力,更何况是处在战斗圈的厉狂。

“开。”

厉狂原本光芒闪烁,战意沸腾的双目逐渐黯淡,已经化为深深的忌惮和恐惧。

这一战实在是自己托大,根本就不了解王峰的厉害之处。他原本以为自己境界远超王峰,便能稳胜这一战。现在终于明白,在这里世界有一种人可以完成越境杀。

而现在的王峰便是这种人。

“咔哧。”

厉狂巨大的肉拳经受不住狂暴的碾压,直接被震穿,内部的血光形成道道细微的光,顶破肌肤,绽放向外面。然后细微的血光蔓延整条手臂,摧枯拉朽,无物不破。

“嘶嘶。”厉狂倒吸凉气,这实在太可怕了,他感觉自己的肉躯被一柄刀慢慢的切割,要将自己的身体割成成千上万块。一刀一刀凌迟,直至身死。

一念至此,他神色变得苍白,连呼吸都紊乱,整个人的气势也在消退。

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战斗力来反抗王峰的肆虐。

:“噗。”

终于,厉狂张嘴吐出一口黑血,双腿随之发软,重重的跪在地上,而全身的骨骼在以极快的速度蹦碎,寸寸断裂。其中有无数森白的骨骼,洞穿肌肤。露出沾满血迹的本体。

“啊。”厉狂撕心裂肺的哀嚎响彻云霄。触目惊心。令人头皮发麻。

“小贼,你敢杀人。”小松野惊呼一声,直接跳进演武场,要将厉狂带出来。现在局势逆转,王峰的杀意如海洋在呼啸,哪怕耽搁一秒,厉狂就会战死。

几乎在所有人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小松野入场。

并且他借助真神境的强大修为。暗中打出一掌。这一掌灌入他数倍的杀意,即使王峰不死也要遭受重创。因为发生的太快,以至于外围的人发现小松野的动作后,无法补救。

“小心。”欧阳逍遥惊呼一声,提醒王峰。

“铿锵。”

一声剧烈的震动,小松野一掌劈开万丈金光,盖向王峰的胸膛。以他真神境界的修为,一旦被扫中,以王峰的现今的修为,根本无法承受。

局势紧迫。危机重重。

“哼。”王峰眉头打皱,他冷哼一声。抬手一掌对轰过去。

真尊对阵真神。

“砰。”

一声剧烈的炸响,如惊世狂雷在头顶轰开,无数的光被切割,被碾碎,沉沉浮浮像是海面的波浪。这全部都是真元碾碎后的迹象,足见这一击的震慑力究竟强到了何等惊天的地步。

“轰轰轰。”

小松野在下一刻神色微变,连着倒退了数十步,浑然想不到王峰会硬接这一掌,更想不到能借助。甚至由此带起的巨大反震力,让他步伐都跟着乱了。

“噗。”

与此同时,王峰闷哼一声,嘴角微甜,一口鲜血被他生生的含住。

真神一掌果然非同凡响,如果不是神武战体的防御力,他的肉躯都会被崩碎。

可即使如此,也让在场的人惊骇不已。

“逆天了,他居然接下了真神境强者的一掌,居然什么事情都没有。”

“这家伙防御力太强了吧。”

相对于全场的惊呼,欧阳逍遥第一时间看出王峰起色不正常,他几个飞掠,落在王峰面前,担忧问道,“你没事吧?”

王峰摇头,“只是气息乱了,无妨。”

欧阳逍遥得到王峰的回复,心头大安,然后他怒气冲冲的看向小松野,“你竟然敢向我神武门圣子下手,想死吗?”

小松野也深知这一掌下的太狠,但依旧面不改色道,“老夫看贵门圣子实力超绝,实在忍不住要出手实验一番。多有冒犯,老夫实在抱歉。”

这句话看似在为先前的举措致歉,可小松野平淡无奇的神色让欧阳逍遥很反感。

“你就是这样抱歉的?以大欺小被你说的这么淡然,南岳皇朝的行事风格真让老夫大开眼界啊。”欧阳逍遥怒气冲冲道。

“咳咳。”

小松野刚准备反驳两句,身后的厉狂张嘴吐出几大血沫,很是狼狈。

这个时候人们才有机会看他的状态,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是惨,全身破败不堪不说,右臂完全被齐根斩断。全身肌肤更是没有半点完好。

可以看出,如果不是小松野贸然出手拦下王峰的攻击,厉狂已经战死了。

“都统,你没事吧?”小松野担忧问道。

厉狂毕竟是南岳军方最有潜力的青年高手,如果今天在神武门发生意外,他很难向皇朝交差。

“我没事,但……”厉狂努力的摆摆仅剩的左手,神色苍白,状态非常不好。

“到底怎么回事?”小松野眼皮子跳动,迅速出手在厉狂的身上摩擦,而后神色突然大变,“根骨全断,真元尽逝,他废了你。”

“什么?厉狂被废了?”

“他可是真圣,怎么会被废?你没判断错?”

全场惊骇,就是神武门一方的欧阳逍遥等人也很难相信,堂堂真圣高手居然在电闪火石间,修为尽失,成为真正的废人。

小松野沉默的再度判断一遍,而后满脸煞气,“欧阳逍遥,你们神武门的人太凶残了,仅仅是一场比试,竟然废了我南岳最具天赋的都统。该当何罪?”

“该当何罪?”不等欧阳逍遥回复,一道略显年轻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此人正是唐斩。

唐斩深深看了一眼欧阳逍遥,示意对方不要说话,这才继续道,“这场比武根本就不公平,且不说厉狂的境界,光是修炼时间就比王峰多了十年。”

“这一战厉狂输了便输了,至于被废,那完全是意外。天下皆知神武战体狂霸无双,既然明知战体强悍还要争锋,输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且我记得不错的话,刚才上场的时候,双方已经口头承诺,生死由命吧?既然生死由命,你有什么理由来找我神武门讨要公道?”

小松野神色变幻不定,发现唐斩句句在理,他居然找不到任何反驳的机会。

先前之所以答应这口头承诺,完全是出于对厉狂的自信,谁会想到王峰会这么强。现在看来,这毫无来由的自信不但让厉狂满身修为尽失,连道理都没得讲。

“哼。”小松野袖袍甩动,冷冷丢下一句话,“老夫自知先前失言,现在此战结束,老夫告退。”

“慢着。”不想唐斩一挥手,直接挡在了小松野的面前。

“什么意思??”小松野眉头紧皱,森冷道,“你们神武门要强行留我等?尔等就是这样待客的?”

唐斩面无表情,沉声道,“厉狂的事情已经结束,但你的事情还没解决。”

“老夫的事情?”小松野面露疑惑之色,“你到底要说什么?”

“你刚才肆意出手,试图偷杀我神武门圣子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唐斩声音顿时提高八度,他沉声道,“你当我神武门的圣子谁都可以欺辱?”

“你既然敢动手,我神武门就有理由留下你。”

“你……”小松野面色大变,可语气依旧森冷,“老夫先前已经解释过,老夫是看贵门圣子惊才艳绝,忍不住比试一番,哪来的杀意?你们神武门也太会睁眼说瞎话了吧?”

“呵呵。”唐斩冷笑,然后看了一眼欧阳逍遥,这才淡淡道,“你出手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想法,你自己清楚。我没时间跟你狡辩,奉教主的命令,留下你。”

“轰。”

欧阳逍遥,张莫天等一众太上长老顿时明白过来,数人形成掎角之势,将小松野等二十人全部围困起来。

小松野这个时候终于认清事情的严重性,他喉结蠕动,欲言又止。

唐斩才懒得管,直接说出下句话,“教主的意思是,留下小松野,余下的人可以离开神武门。如果全员反抗,悉数拿下,羁押进执法堂。”

此话一出,全场惊呼,这教主是铁了心要留下小松野,以为先前的举措付出应有的代价。

“呼呼。”小松野呼吸急促,神色变幻无常,他刚才确实想一掌轰杀了王峰,但实在没想到会引起神武门这么大的反应。

按照神武门教主的意思,是要抓捕他。

“老夫位居真神境,你们要跟我鱼死破?”小松野知道和平解决已经不可能,只能硬闯出去。而他这句话已经有了威胁的意思。

“所以你要做什么?”不想唐斩的态度再次出乎他的意料,直接淡淡一句问的他眉头微跳,不敢妄动。

“怎么办?”楚月作为第二领军人物,已经看出局势复杂,忍不住问道。

小松野沉默,眸子闪烁不定,最终还是暗中蓄力,准备硬闯出去。可刚刚蓄积起来的气势,突然被另外一股莫名的气息锁定,让他全身发凉。

“是教主的气息,他发怒了……”

“既然连教主都要出手,只怕这次是动真格了,南岳小松野你走不了的。”

未完待续……

北京德胜门心脑血管医院地点
上海六一医院在线预约
蚌埠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广州正规妇科医院
厦门正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